《陣痛》簡介

     《陣痛》,是電影《唐山大地震》原作小說(shuo)《余震》的作者——旅居(ji)加拿大的溫州(zhou)女作家張翎(ling)的最新長篇力作。

     《陣痛》描寫(xie)了從1942年(nian)到(dao)2008年(nian),三代身份、際(ji)遇(yu)迥異的母親,經歷(li)了同一種形如鐵律的宿命,由此折射並概括(kuo)了歷(li)史(shi)的風雲變幻,人世的風波險惡,生命的無常無奈,和(he)足以(yi)洞穿一切苦難困(kun)窘的母性的堅(jian)忍(ren)不(bu)拔。

       三代母親不(bu)同尋常的情感和(he)孕育經歷(li),三次(ci)傳奇般的徘徊在生死邊緣的痛苦生產磨難,串起70年(nian)人間的悲歡du)牒he)。三代女人,三次(ci)陣痛;女人shuo)耐矗 彩羌夜guo)之(zhi)痛。天塌(ta)地陷中,男(nan)人song)藪 ke)尋,卻是柔弱的nan)﹀ 櫻 蜃盤thang)著撐起了一天一地的支(zhi)離破碎(sui)。

       小說(shuo)語言溫婉細膩(ni),故事曲折動人,極富感染力。是一部不(bu)可(ke)多得的精彩之(zhi)作。

張翎(ling)簡介

       張翎(ling),浙江(jiang)溫州(zhou)人。1983年(nian)畢業(ye)于復(fu)旦大學外(wai)文系,後就職(zhi)于煤(mei)炭部規劃(hua)設計總院任英文翻譯(yi)。1986年(nian)赴(fu)加拿大留學,分別(bie)在加拿大的卡爾(er)加利大學及美國(guo)的nan)列聊翹崠笱?竦糜 guo)文學碩士和(he)听力康復(fu)學碩士學位。現(xian)定居(ji)于多倫多市,曾為注冊听力康復(fu)師。

       二十世紀九十年(nian)代中後期(qi)開始在海外(wai)寫(xie)作,代表作有《余震》《雁過藻溪》《金山》等。小說(shuo)曾多次(ci)獲得兩岸(an)三地重大文學獎項,入選各(ge)式轉載本和(he)年(nian)度精選本,並六(liu)次(ci)進入中國(guo)小說(shuo)學會年(nian)度排行榜。其小說(shuo)《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》被(bei)中國(guo)小說(shuo)學會評(ping)為2011年(nian)度中篇小說(shuo)排行榜首。根據其小說(shuo)《余震》改編的災難巨片《唐山大地震》(馮小剛執導),獲得了包括(kuo)亞太(tai)電影節(jie)最佳影片和(he)中國(guo)電影百(bai)花獎最佳影片在內(na)的多個獎項。根據其小說(shuo)《空巢》改編的電影《一個溫州(zhou)的女人》,獲得了金雞百(bai)花電影節(jie)新片表彰mei)薄  guo)萬(wan)像國(guo)際(ji)電影節(jie)最佳中小成(cheng)本ji)捌 鋇冉畢睢F渥髕繁bei)翻譯(yi)成(cheng)多國(guo)文字(zi)在quan)ji)上出版(ban)發行。

最新行程報道

全(quan)部資訊

記(ji)者?專訪

      “這種不(bu)為人知的狀(zhuang)況是我(wo)喜(xi)歡的,我(wo)只(zhi)是qian) xie)小說(shuo)而(er)已,能有一個環(huan)境讓我(wo)安靜(jing)寫(xie)書(shu),我(wo)就歡天喜(xi)地。我(wo)不(bu)需要為人所知,有人愛讀(du)我(wo)的書(shu)就足矣(yi)。”
——新華網(wang)《作家張翎(ling)談(tan)<唐山大地震>之(zhi)後的nan)率shu)<陣痛>︰能安靜(jing)寫(xie)書(shu)就歡天喜(xi)地》
 
      為所愛的人和(he)事業(ye)英勇(yong)獻身是一種勇(yong)敢,為所愛的人和(he)事業(ye)卑賤地活下(xia)去,也未嘗(chang)不(bu)是一種勇(yong)敢,甚至可(ke)能比(bi)前(qian)一種更需要勇(yong)氣(qi)。”
——新華每(mei)日電訊《張翎(ling):<陣痛>詮(quan)釋女性的另一種“勇(yong)敢”》
       
       張翎(ling)用“孤獨(du)的勞作”描述她寫(xie)作的過程,這種孤獨(du)並非僅(jin)指一個人、靜(jing)靜(jing)地、一字(zi)字(zi)寫(xie)下(xia)去,更是作為小說(shuo)家時時刻刻化身為筆下(xia)每(mei)一個人song)鎘ldquo;其他人”交談(tan)到(dao)直至肝(gan)膽相(xiang)照。
——北(bei)京青年(nian)報《痛到(dao)無以(yi)復(fu)加 涅??緊隨其後》
 
      如果說(shuo)整部作品是一棵樹,那麼母親家族中那些堅(jian)韌而(er)勇(yong)敢ye)吶 允欽鵬ling)小說(shuo)的種子,與時代相(xiang)關(guan)的重大歷(li)史(shi)事lu)蚴歉/strong>
——中國(guo)青年(nian)報《張翎(ling)︰最強烈ye)惱鷙呈淺聊 /div>
 
      時代的發展對故土有一種侵蝕,我(wo)作為一個作家,有一種保(bao)存記(ji)憶和(he)故土的擔當。
——新華書(shu)目報《張翎(ling)︰與其回憶苦難 不(bu)如看到(dao)希望》
 
      如果說(shuo)與唐山大地震有關(guan)的《余震》之(zhi)痛,來自于外(wai)界天災人禍,以(yi)及人在一念中的選擇掙扎,那傷(shang)痛,接近一根需要拔出的刺,《陣痛》中的痛,卻像在和(he)民族的歷(li)史(shi)共震中,為自己以(yi)及所愛的人,開出的一條生路。
——北(bei)京晚報《張翎(ling)︰有一種勇(yong)敢比(bi)勇(yong)敢更勇(yong)敢》
 

      也許是因為我(wo)把眼楮所看到(dao)的疼痛都ji)愕乖諦 shuo)里了,眼楮空了,就可(ke)以(yi)多少放置些希望。我(wo)和(he)《陣痛》里的女主人公們(men)一樣,死于經歷(li),卻活于希望。

——北(bei)京青年(nian)報《張翎(ling)把疼痛傾倒在小說(shuo)里》

 

大发客户端官网 | 下一页